02_10_01  

穿越柏林市中心的史普利河,兩岸公寓近年來房價高漲。

作者:顏和正

「你看,百香果開花了,這是小辣椒,還有薄荷,」史蒂芬開心地帶著訪客,

看他種的各種植物,「小番茄也慢慢成熟了,不久就可以拿來吃了。」

別以為這是一個大花園,其實不過是僅能容納三人的小陽台。

但在主人巧妙安排下,放了一張小桌子、一條長凳與兩張椅子、

還有一把大陽傘的小空間,卻帶種悠閒的渡假風味,羨煞來自台灣的訪客。

02_10_02  

這是史蒂芬位在柏林的家。來自德國中部小城的他,在1990年代初期搬到柏林。

一開始先蝸居在當時還較破舊便宜的東柏林,後來經朋友介紹,看中離流經市中心

史普利河僅幾步之遙的這間房子,便搬了過來,一住就是十九年。

二十九坪的公寓,是德國典型的公寓格局。兩房一廳一衛,還有一個小廚房。

挑高天花板掛著自己組裝的IKEA吊燈。廚房裡木頭材質的小中島,是去年才請朋友做的。

浴室大浴缸牆邊的黑色漆有點剝落了,「得找時間重新補漆,」他不好意思地說。

花多少錢買的?「喔,這是我租的,」住了這麼久,一切裝修自己來,

這樣的答覆讓直覺肯定這是他自己房子的台灣訪客,大吃一驚。

其實不必驚訝,因為在德國,租房一樣是自己家的現象很普遍。

光是他同棟公寓其他十四位住戶,也全都是房客,一租就是十幾二十年的不在少數。

 

**德國租房制度完善

「英國人買房,德國人租房——哪個才對?」英國《衛報》在2011年的一篇文章標題,

清楚點明德國人慣於租房的文化。根據歐盟統計局Eurostat 2011年的統計,

德國人住在自有屋的比例為53.4%,是歐洲前五大經濟體中最低的國家

西班牙82.7%,義大利72.9%,英國67.9%,法國63.1%)。

完善的租房制度,讓房客享有良好保障,是德國人租房盛行的主因。

 

不像台灣依市場供需決定租金價格,德國各地政府會訂定房租「指導價」,

一般情況下,出租三年內租金漲幅不得超過20%。

即使有正當理由,調漲也須房客同意,否則房東只能提起訴訟,不能強行調漲。

房客若欠房租,房東也不得趕人,得上法庭,在房客拿出足夠證據證明無錢繳納房租後,

再由政府提供租房補助。

「租房並不會讓我有種受制於人的不安全感,」獨居的史蒂芬,每月房租為歐元六百一○塊

(台幣二萬四千四百元),最近一次的調漲是從歐元五百五十塊(台幣二萬二千元),

漲了10%左右,「但也是好多年前的事了。」

跟台灣相比,在德國買房不是功成名就的指標,也不是唯一的人生選擇,德國人普遍不會

為了買房而汲汲不休。因為在奉行社會主義的德國,提供良好的社會福利制度,不論失業、

看病、或退休,人民都可仰賴政府,「有房才安全」的觀念不盛行,人民更有餘裕可以將

錢花在其他地方,不必變成屋奴來換取安全感。

 

「我喜歡租房子的獨立性與自由度,」住在中部省城威斯巴登的瑪麗安,今年五十八歲單身

的她,雖然一直有份穩定工作,卻從未曾考慮買房。

「我寧可把錢花上旅遊上,」足跡遍及全球的她,雖是無殼蝸牛,但樂得把全世界當做家。

02_10_03  

像法蘭克福這樣的大都會,近幾年因外來人口湧入與房地產炒作,導致房價高漲。

**但如今租或買,都成了難題

當然,並非所有德國人都不買房。二次戰後的世代,在經歷戰爭苦難後,都戮力追求穩定的物質

生活,當時政府也鼓勵人民置產,所以幾乎現在德國老一輩的人都是有產階級。

時至今日,單身的人或許想法不同,但許多有小孩的家庭(不論是否結婚,在德國同居有

小孩也很普遍),只要經濟狀況許可,仍舊考慮買間自己的房子。

02_10_04  

德國人重視生活品質,小城的生活環境不比大都會差。圖為中部小城威斯巴登。

跟同居男友與十三歲的女兒住在柏林的莎賓娜,原先也傾向租房,但五年前為了給孩子較好

的成長空間,加上租金開始上漲,才改變心意,以歐元三十萬塊(台幣一千二百萬元)買下

一棟三十六坪的洋房。

「租房比較不划算,但是買房時額外要付的14%的稅金啦、手續費等等雜支,是個令人不愉

快的意外,」莎賓娜回憶。莎賓娜算是幸運,買在房價起漲前。現在在德國,不論買或租,

都變得比以前相對困難許多。

根據《經濟學人》的房價指數統計,自2008年到今年第一季,德國房價已經漲了20%,

相較之下,法國僅漲了0.7%,英國、義大利、與西班牙更出現負成長。

這是因為德國房價一直相對偏低,吸引許多為了避經濟難的南歐富人前往置產,

加上都會外來移民持續增加,像是柏林、法蘭克福、慕尼黑等大都會,

甚至像是威斯巴登這種生活環境優雅的小省城,也都開始出現供不應求、房價飆漲的現象。

02_10_05  

有錢沒錢,冷還是熱,都要到波羅的海渡假。

三十七歲的攝影師克努特感受很深。他跟妻子與年僅兩歲的女兒,還有兩隻狗,

今年才搬進柏林市區一間小公寓。客廳充當女兒暫時的房間,雖然有點擁擠,但夫妻倆仍把家裡佈置

地整齊有序。即便沒有很多錢,但夏天時全家還是要一起去波羅的海海濱露營三週渡假。

無論富有與否,德國人對生活品質的重視並無差別,對擁有自己房子的夢想也一樣。

「我們也想買房,只是根本買不起,」克努特感概地說。不止房價變貴,租金也扶搖直上。

根據德國《明鏡週刊》今年一月的報導,自2007年到今年初,以前的西柏林市區,租金已經增加20%,

其他大城也出現類似狀況。德國房客協會更估計全國短缺二十五萬套公寓,政府的住宅報告也認為愈來

愈多城市與區域將會面臨住屋瓶頸。

德圖六~1

德國國會大選中,住宅政策成為焦點議題。 

**租金震撼 撼動政壇

被媒體稱之為「租金震撼」的問題,顯然已經被政府注意到了。

以往鮮少成為競選口號的住房問題,成為今年九月德國國會大選中各政黨競相表態的熱門話題。

執政的基民/基社聯盟,提出幫助首購族購屋的政策,甚至還提議將郵輪改裝成宿舍,停放在有大學

的港都,以彌補數量不足的學生宿舍。在野社民黨則建議立法,規定所有新的房屋租約,租金不得高於

該地區平均合理租金的10%,並重新興建低收入住宅。

「居住正義一直是德國社會堅持的原則。讓人們能負擔得起有品質的居住環境,是普遍的認知,也是

政府努力的方向,」《中央社》今年八月從德國發出的評論指出。

 

「住者有其屋」的理想,在德國是否也跟在台灣一樣的遙遠呢?

原文出處:http://tw.house.campaign.yahoo.net/house/2013/world/article.php?id=10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資女孩Oma 的頭像
小資女孩Oma

小資女孩買屋日記

小資女孩O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